【09/12/24】WebKare公式指南 - Voice Actor Interview

WebKare 公式指南
Voice Actor Interview

細谷佳正



本文未經許可,請勿複製轉載





我可以很肯定地說,我絕對不是傲嬌


——WebKare是一種SNS(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.社交網絡服務)+遊戲的新形式服務網站。細谷桑在知道要出演綾川龍士一角時,有甚麼感想嗎?


細谷 因為我沒有電腦,頭一次聽到SNS+遊戲這個概念時,也在想到底會是怎麼。不過收到劇本後,監督跟我說,「這是個模擬戀愛遊戲來的,要多做點能讓女性高興的事啊(笑)」,讓我有點難為情呢。


——對龍士的第一印象是怎樣?


細谷 因為劇本上寫著他是喜歡音樂的不良少年,於是我都產生了「有藝術才能」和「雖然很會吵架,唯獨怕哥哥」的印象。雖然很自我中心,但會害羞,也有純良和溫柔的地方,我覺得他是個可愛的少年(笑)。


——在演譯性格上這個反差,遇過甚麼困難嗎?


細谷 因為龍士還只是高中生,演譯他找人吵架、或是反抗老師時,要小心不能過了火位,弄得他像個暴走族一樣。雖然外表看起來像個不良,但其實內心並非如此,把他演得太壞就不好了。另外還想把他不成熟的一面表現出來。


——在龍士的台詞之中,印象最深的哪一句?


細谷 印象最深的是龍士洗澡時的「要一起進來?」吧。抑或是「要一起進來嗎?」呢?我跟監督都覺得說這句台詞,絕不能先覺得難為情。因為我們愈是說得像平常事一樣,女生聽起來才更感到難為情。於是我盡量把它說得像平常事那樣啦,可是結果被監督說「感覺有點生澀呢,再來一次」。我當下就是「生澀是甚麼意思啊」的感覺(笑),所以這句的印象特別深。

——細谷桑和龍士有甚麼共通點嗎?


細谷 喜歡聽音樂這點吧。乘車時我總是在聽。最近聽的是米高積遜的「Smooth Criminal」。還有是R&B歌手Ne-Yo的專輯「Year of the Gentleman」。我很喜歡裡面的一首「Closer」,今天來這裡的路上也聽了。



——看來細谷桑很喜歡外國音樂呢。也有聽國內音樂嗎?


細谷 國內的話,我也有聽長渕剛的歌。真的很喜歡,試過聽到哭了呢。歌中的詩意真的非常好……。可能因為我自己也是從老家走出來東京的人呢,聽長渕桑的「とんぼ(蜻蜓)」時很有共鳴。

譯者註:とんぼ(蜻蜓),長渕剛在1988年發行的單曲。
一首描寫因為憧憬大都會生活而離開老家上京的人,在東京遇上的挫折和苦惱。


——龍士經常在卡拉OK、遊戲機中心等地方出沒的呢。細谷桑也會去卡拉OK的嗎?


細谷 以前不時會去的,不過最近都很少去了。卡拉OK以外,在專門學校時代,曾經跟朋友一起在火車站前,抱著吉他自彈自唱呢。雖然只有老夫婦或是女士們停下來聽我們唱歌。我還記得那時候收到的1400日元,我們拿去吃拉麵了呢。在寒冬中穿著羽絨,冷得手指都要僵硬了還是要彈。很辛苦,但也很快樂,現在仍然覺得很值得一試。


——說起吉他,龍士在文化祭也表演過吉他呢。細谷桑是從哪時開始學吉他的?


細谷 契機是我離開廣島時,一位好朋友送了我一支吉他。之後就開始學了。在專門學校跟同學一起,利用空檔時間練習。最初淨只彈「柚子」或是其他歌手的曲,後來我提議「試著寫寫我們自己的曲吧」,於是就寫了兩首。雖然都只是很簡單的曲。其中一首是為吉他導師慶生而寫的「生日快樂」歌。


——龍士好像還有摩托車的駕照呢。細谷桑也有領駕照嗎?


細谷 因為我18歲剛高中畢業就來了東京,所以沒有考駕照呢。學生時代也從沒想過將來要騎車。只是,之前我回廣島老家時,剛好遇上朋友、後輩都不能開車來,讓我有點後悔為甚麼自己不去考駕照。我老家真的很鄉下,離火車站很遠的啊。往來的巴士班次也很疏落。我又不想在寒風中步行,結果唯有踏單車。東京的鐵路網絡完善,出入都很方便,於是住在東京的我一直都覺得沒必要考駕照。經過這次經驗讓我真是有點後悔呢。


——在WebKare的4個角色中,哪一個跟細谷桑最相似?


細谷 草間薰好像是個傲嬌吧…我可以很肯定地說,我絕對不是傲嬌。因為我一點也不會傲。要說相似的話,我跟龍士的哥哥,綾川司有共同興趣,都喜歡逛酒吧。既會一個人去飲酒,也會跟朋友去飲。


——喜歡喝哪種酒?


細谷 一直都最愛喝紅酒,只要有藍芝士配紅酒的話,我就幸福得甚麼也不再需要的程度。只是,紅酒很難一晚喝完一瓶,往往都會放到隔天,所以最近都只在喝啤酒。不過呢,我常連的酒吧將要辦Beaujolais派對呢。在派對上,我想我大概會喝。不過我並非酒量很好的人,所以我得小心不要喝太多呢(笑)。

譯者註:Beaujolais,葡萄酒產區之一。位於法國博根地(Burgundy)最南端,
面積22,000公頃,差不多全部種植甘美(Gama)黑品種葡萄,
釀造出全世界最有名的紅酒之一,以其果香芬馥。
口感清新柔順聞名,也是全法國銷量最廣的葡萄酒


——目前為止,有甚麼酒醉後的失敗談嗎?


細谷 很久之前,曾經有一次醉到沒記憶呢。在聚會上,因為想吵熱氣氛,喝了很多芋焼酎,喝得醉昏昏。朋友送我回家時,我跟這位朋友說「給學生時代的前輩打電話啊,電話」,說要我就睡著了。現在想起來,幸好我沒真的要他打電話去。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失敗談,不過請容許我只說這件遠古的(笑)。


——WebKare的4個角色中,有哪個角色是很想演的嗎?


細谷 因為我想當一次學生會會長,所以想演草間薰呢。


——在學生時代,有被推舉為學生會會長的經歷嗎?


細谷 學生會會長的話沒有呢。不過曾經被推舉為學級委員。班裡的人說「我覺得細谷可以啊」,然後我就「哦~我沒所謂啊?」很輕易的答應了呢。不過一同當級委的女生非常能幹,於是我就像吉祥物的存在。基本上只負責點名,其他甚麼也不用做(笑)。



——假如當上了WebKare的舞台所在「白薔薇學園」的學生會會長,有甚麼想要做的嗎?


細谷 雖然不知道他們的學校到底有沒有,在運動會上,「下一個比賽的項目是…」之類的廣播呢,我想將它說得很快樂,而不是平常正正經經的感覺。像是「在這裡!在這裡!田徑社出現了!!」這樣的,把現場的氣氛推高。雖然學習是很重要,但學校生活絕對是快快樂樂地渡過比較好。我想把學校弄成這樣快樂的高中呢。


——今後,希望WebKare繼續辦怎麼樣的企劃呢?


細谷 我希望能動畫化呢。DramaCD也好,電視動畫也好。因為目前為止,WebKare的錄音都是個別收錄的,我很希望能跟大家一起演呢。


——最後,請跟讀者說幾句。


細谷 要打開新event、或是未看過的event可能會很困難,但請帶著耐性繼續下去。繼續玩一下的話,一定能夠看到各個角色的不同面貌。龍士也有很多意想不到的、有趣的對白,希望大家能聽到呢。不過當然,最希望的,始終是大家享受玩WebKare的樂趣呢。



本文未經許可,請勿複製轉載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